365bet体育

月似当时, 202章 娇艳绝伦,88读书网
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365bet网址 > 月似当时 > 202章 娇艳绝伦
]*>/g,'\n'));}});" rel="nofollow">加入书架]*>/g,'\n'));}});" rel="nofollow">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02章 娇艳绝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民国十八年,十二月。

    许佛纶从上海回南京,庞鸾接她刚到家,暂住的公寓里电话就响个不停。

    翘枝伸手接起来,只问了一句,庞鸾就说:“十有八九是赈灾委员会的,说什么了,是要嘉奖先生,还是委婉地要钱!”

    秀凝讲她没有觉悟。

    自三年前起绥远大旱,全国各地到处都是灾害,今年陕西尤盛。

    南京政/府组织了西北灾情视察团,抵达西安当天就在钟楼上电告全国,灾民如果再不得到重视和拯救,陕西将有灭绝人种之危险。

    以视察团领头组织西安有名的记者和主笔成立通讯社,及时地向上海天津报馆拍电通报灾情,电文中详细交代“秋收毫无,麦多未种”,“草丛中不时发见破烂衣服与零乱骸骨”。

    春后饿死的人先后相继,甚至绝户,尸体多到左邻右舍根本埋不过来,只好用泥将门窗糊上,以致“疫病流行,死亡枕藉”。

    九月里,仍旧大旱,连滨水的地方都积尘土尺许。

    消息一经传出,民间救灾组织的援助甚多,想容除了向陕西赈灾委员会捐赠钱物,还在陕西以及热河一带办了教养局和贫民习艺所,收容逃荒而来的难民。

    许佛纶返回到北平之后,同时向北平商会和上海全国总商会递交了申请,以求联合各位会董开办育婴堂,致力于救助因受灾而流离失所的幼童。

    翘枝挂了电话:“是热河省主席公署受了南京政/府的指派,月中为感谢义商对此次救助灾民做出的贡献,举办了表彰大会,请先生届时参加并代表发言。”

    许佛纶已经上楼换衣服去了。

    庞鸾给她收整行李,说:“先生以往都是不参加的,你何必又说出来让她不快活。”

    这三年,许佛纶全国各地地跑,在平津一带的时间少之又少,更不会见昔日的故人。

    翘枝沉默了会:“这次不一样,怕是请不到先生,电话是从康委员公署打出来的,翁秘书长说先生如果有空,可以给康委员回个电话。”

    许佛纶趴在二楼的栏杆上,听她们说话。

    民国十五年底,她离开北平时,悄无声息。

    后来,康秉钦天南海北地找她,她始终避而不见,毕竟谁知道他是不是跟荣衍白串通好的。

    直到去年六月,国民革命军入北平。

    年底,东北方面军易帜。

    康秉钦作为那位边防军军司令的心腹,仍旧手握重兵,被委任热河省委委员,公署立在承德,她曾拍电报以示庆贺。

    今年新年后,他以军政顾问的身份到南京中央政/府开会,街头偶遇,才算三年来头回见面。

    虽说物是人非,但还算相谈甚欢。

    算一算日子,也该到她回去的时候了。

    可小姑娘们还在为她的遭遇鸣不平。

    秀凝说:“先生为了什么出来的,三年倒还忍得,总不能天长日久地在外头混迹,先生今年二十五了,也该有个……”

    家字没说出口,她收了声。

    许佛纶踩着拖鞋慢悠悠地从楼上下来:“别老琢磨有的没的,人家姑娘十五都有家了,我这样的迟三年早三年,还有什么区别?”

    庞鸾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先生决定要回去了?”

    她点头:“跑了上海这么多趟,给武内的两间厂子也没能讨回来,大伤元气,先回北平休养一阵儿。”

    去哪里都不要紧,关键北平不还有位荣先生?

    庞鸾欲言又止。

    许佛纶夹了块糖放进茶杯里,笑着看她一眼:“这三年每逢白老先生冥寿,我哪一次缺席了,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你觉得我是畏惧他吗?”

    三年来,荣衍白算作是对她不闻不问。

    他从未有派人找过,连通电话,也不过是每年春节那么一两分钟,只怕普通的亲友,也不至于疏离到他们这样的程度。

    更别提每年在天津为白老先生举行冥寿的典仪,三年,他们只碰过一面,点头致意,然后错身而过。

    这次回去,如果常住,两个人岂不是更尴尬?

    庞鸾怕说出来伤她的心,索性不吭声。

    现实,比她想象的要更难以理解。

    荣氏名下的承德矿场也在此次嘉奖的名单里,直到大会开始,庞鸾都没有见到荣衍白的身影。

    许佛纶发言在第三个,很简短,不过一分钟。

    庞鸾扶着她回到坐席里,趁机将会场扫了一眼,失望而归。

    许佛纶摸出小镜子,看自己的口红,轻声问她:“你在找谁?”

    她收起了心思。

    大会之后一个钟头,是晚宴。

    公署特地让出了一个带着池塘的小花园,容参会的人交谈散步。

    参会的多是生意人,话里话外全是实业,当然,也少不了大洋彼岸的美国,正在发生的经济危机。

    有人在海外银行里不少的存款,因此忧心忡忡,是拿回来做生意还是搁在那里,不声不响等候危机过去,而不是惹麻烦上身。

    毕竟国内的实业发展虽然稳定,但是战乱依旧不断。

    这些话题在康秉钦出现后,渐渐地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家对热河省委的感激与致谢,并表示愿意献出绵薄之力与灾民共渡难关。

    许佛纶的酒杯和康秉钦的碰过,酒未入口,就有好事者开口:“康委员和许先生也算是旧友重逢,当饮一大杯!”

    参会的多数知道他们的旧闻,目光不时地扫过来,连交谈的声音都小了。

    许佛纶倒不在意,举起杯子,笑一笑:“康委员?”

    康秉钦笑着,俯身:“交杯?”

    她挑挑眉,这个人倒是没有再理睬她的挑衅,转身和别人讲话。

    似乎是为了弥补她的遗憾,康秉钦在离开后不久,翁庆瑜就折返,请她到办公室见面。

    “你这样,算是假公济私?”许佛纶上了楼,敲了敲他的办公桌。

    外头有机要员正伏案奋笔疾书。

    康秉钦在文件上签过字,叫翁庆瑜吩咐五分钟之后开会,然后,才请她坐。

    “算是。”

    他毫不避讳:“你果真是不喜欢热闹了。”

    若不然,一次又一次,再热闹的场合,都没再见到她的身影。

    许佛纶点头:“我以前是为了让你看到我,现在即使不往热闹的地方去,你仍然看得见我,所以现在才知道,安静的地方自然有安静的妙处!”

    离开凤鬟的光环,她还是许先生,这里最出名的女商人,就在这三年里。

    北平天津,上海南京,远至武汉重庆,她的名声无处不在。

    即便她不情愿。

    他笑,说:“十一年。”

    许佛纶抬头:“你是嫌我醒悟太晚吗?”

    他们认识,已经十一年了。

    康秉钦没说话,喝了口咖啡,苦涩难耐。

    许佛纶轻轻地笑:“你要知道,在女孩子面前提时间,总是件不礼貌的事情。”

    康秉钦嗯了声,给她一句评价:“打小就矫情!”

    她反倒引以为荣:“你看也只有你肯对我讲讲实话,为了报答你的情意,我连北平的表彰都推拒了,专程远赴热河,心够不够诚恳?”

    他笑。

    目光留在她的指甲上,没有红色的指甲油,只涂了一层上光液,有茉莉花的味道。

    像宝石。

    他抬头。

    她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你这样盯着姑娘的手,在民国以前,是要被讨上门做女婿的。”

    玩笑的话。

    他已经分不清了,问:“我娶,你嫁吗?”

    明明知道结果,可还是忍不住心存侥幸。

    许佛纶笑着摇头:“康委员,你可真不禁逗!”

    康秉钦面无表情,嗯了声,看了看手表,起身离开。

    他身后的靠背里,有束娇艳的玫瑰花。

    她抱起来,上面有张卡片,是流利的英文,“我会冒着风波寻访你这颗珍宝”。

    出自《罗密欧与朱丽叶》。

    她笑一笑,最后把卡片连同玫瑰花,都留在了沙发里。

    离开办公室,她下楼,去花园里找庞鸾,告诉她晚宴不参加,她现在就要回去了。

    远处的歌舞已经开始。

    天边见了暮色,公署的路灯率先亮起来,顺着道路两侧,除了她的高跟皮鞋的声音,就是她小小的影子。

    和近在咫尺的热闹格格不入。

    有人上前来为她领路。

    后来她在觥筹交错里寻找庞鸾。

    还有人很快握住了她的手。

    许佛纶回头:“你上哪里……”

    身后的男人,是荣衍白,庞鸾口中那个冷漠无情的男人。

    三年不见,他站在灯影对她笑:“我先让吴太太走了,我来接你回家。”

    他扣住她的手,将她从夺目的灯光下,带进晦暗的灯影里,顺着走廊离开喧嚣的大厅。

    走廊上的安静,被一扇木门隔开,有侍者为他们打开,荣衍白带着她走进黑暗里。

    直到她被他放进汽车的座椅,脑袋里还是浑浑噩噩的。

    “荣衍……”

    她的声音,被他吃进嘴里,发了狠,存了心,是要折磨她的。

    肌肤相亲过的男女,连呼吸都是种引诱。

    他笑着,盖住了她的眼睛:“阿佛别这样看我,我不想三年来头一次相见,就这样不成体统……”

    可已经不成了体统。

    她头上带着的黑网纱小礼帽,已经被揉成一团丢在了脚底下,伏在她褶皱的裙摆上,他的动静大些,就彻底滚出了车外。

    许佛纶瞪他,抿了抿新烫的头发,又扶了扶耳坠:“你这个人,嘴上一套,手底下又是一套,叫人怎么信!”

    失去的三年时光,就这样回来了。

    或许,根本就没有失去。

    他心里欢喜地发疼,将她抱起来搁在膝头上,亲着哄着。

    车门未关,掉下去的小礼帽被风吹到一个人的脚边。

    风里还有玫瑰花香。

    荣衍白抬头。

    康秉钦正俯身将那顶礼帽捡起来,掸了掸,捏在手里把玩,对上他的目光时,不由得一笑。

    “荣先生!”

    他走近一步,眸色很沉:“佛纶的东西,忘记带了。”

    说的是玫瑰花,整整二十朵,捧在他的右手里,夜色下娇艳绝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g,'\n'));}});" rel="nofollow">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