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

晚清之乱臣贼子, 第六百零二章 最长之夜(1),88读书网
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永久网址375365.com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零二章 最长之夜(1)
]*>/g,'\n'));}});" rel="nofollow">加入书架]*>/g,'\n'));}});" rel="nofollow">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零二章 最长之夜(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各种机缘巧合,神策门这边是被吴军特务系统渗透得象筛子一样不假,守卫神策门的太平军大小将领是争先恐后叛变投敌也不假,然而李秀成毕竟早早已经料定吴军准备在南京城西北部动手,太平军的精锐力量和机动部队是针对下关和神策门这片战场安排部署,所以吴军能不能借着太平军叛徒的力量一举破城,还有太平军能不能及时封堵住神策门这个漏洞,干掉力量分散又在阴错阳差下自相残杀的吴建瀛和许连芳等太平军叛徒,从始至终都是一个未知数,吴军不敢说已经稳操胜券,太平军方面也不能说是已经输定。手机端

    再所以,我们必须得回过头来看看李秀成和吴超越的情况了。

    先来看看李秀成这边的情况,真正说起来,其实李秀成对神策门这边的夜间巨变不但早有准备,而且还准备得相当充足,原因一是吴军已经在龙脖子那边把佯攻打得轰轰烈烈,料定吴军必然要对南京西北部下手的李秀成早算准了吴军的动手时间是在这一两天内;二是李秀成仔细研究过吴军的作战习惯,知道吴军每逢攻坚战,要么是在半夜三更偷偷动手,要么是白天以炮火准备开辟直抵城下的道路,到了晚再真正发力。所以南京城西北部的各支太平军早备足了火把干粮等夜战之物,还有专门的应变军队枕戈待旦,时刻准备着奔赴城墙战场参战救急。

    当然,李秀成也有一个严重的失误,是不该在傍晚时宣召忠心耿耿的干儿子李容发到自己的忠王府见面,无意错过了在第一时间获知吴建瀛叛变的机会。而李秀成突然宣召李容发见面的原因也很气人,是因为李容发的麾下士卒偶有不法,与秦日纲麾下的南京太平军发生冲突,心胸狭窄的秦日纲又把状告到了李秀成的面前,不愿与南京友军发生冲突的李秀成才把李容发叫到了面前训斥,还逼着李容发约束军纪,严办挑衅闹事的麾下士卒。

    “你自己说,今天的事你的人做得对还是不对?你的士卒擅离职守,悄悄下城去玄武湖捞鱼,燕王的人发现阻拦,你的人不但不听还骂人打架,还对燕王的人亮枪,差点闹出人命!你平时怎么管教士卒的?你以为这里是苏州杭州,有我护着宠着,你的人可以随便胡作非为?这里是天京,是我们天国的国都,事如果闹大,我也保不了你!”

    甚至到了天色将黑的时候,气愤难消的李秀成都还在呵斥自己的义子,李容发却是垂头丧气,一再认错,可李秀成还是不依不饶,又呵斥道:“还有,前天的事我还一直没空找你算帐,吴建瀛和松天福他们在营地喝酒,你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悄悄派了人暗监视吴建瀛?谁给你的权力往吴建瀛的身边安插眼线?”

    “义父,冤枉啊,我没有。”李容发赶紧喊冤,说道:“那件事是顺天义的人发现的,顺天义的人发现许连芳擅离职守,悄悄跑去找吴建瀛喝酒,接着又发现松天福不但不管还一起去了,所以我才和顺天义一起去找吴建瀛算帐。”

    “谁叫你去管这件事的?”李秀成一听更是火大,喝道:“顺天义是监军,他管这件事名正言顺,你既不是监军又不是吴建瀛和陈德风的司,去管这件事干什么?是不是觉得你的仇人对头太少了,吴建瀛都已经对你低声下气了还不放过他,还想和陈德风也结仇?陈德风招你惹你了,你看吴建瀛不顺眼,凭什么要把他也拉下水?”

    李容发又垂着头不敢吭声了,还好,李秀成也没有过于不依不饶,又把李容发骂了几句后说道:“回去把你今天犯事的几个士卒重办,明天再到燕王请个罪,这事算了啦。请罪的时候诚恳点,燕王是你的长辈,受得起你的大礼。”

    李容发唯唯诺诺的答应,为了少挨骂赶紧提出告辞,然而看到心爱义子李容发低声下气的模样,李秀成却又突然心一软,挥手说道:“先别走,近来我事情太多,我们爷俩也有段时间没一起吃饭,陪我吃一顿晚饭再回去。”

    听到这话,李容发知道义父的气已经消了,赶紧欢天喜地的答应,李秀成也这才命人准备饭菜,一边与义子共进晚餐,一边叮嘱李容发要做好夜防准备,时刻防范吴军出兵偷袭城墙。同时考虑到军情如火,李秀成在匆匆吃完晚饭后催促李容发赶紧回营,李容发答应,正要起身告辞离开,不曾想在这个时候,汪兆强的事情来了——宋永琪突然来报,说是汪兆强在随同自己南下告密途被刺客杀害,死前没能来得及吐露通敌叛徒的名字。

    “刺客逃去了龙脖子的方向?不可能!那个叫汪兆强的旅帅是驻扎在神策门西段,算发现叛徒也不是在神策门是在下关,杀他的刺客往龙脖子的方向跑,肯定只是个障眼法,想让我们觉得叛徒是出在龙脖子那一带!实际叛徒肯定是在下关或者神策门!还最有可能是出在神策门!”

    宋永琪实在有些低估了自己妹夫的分辨判断能力,才刚听完宋永琪瞎诌的汪兆强遇刺经过,李秀成一眼看穿了大舅子宋永琪的有意误导,还马推演出了一个正确结论,向李容发喝道:“容发,内奸有可能狗急跳墙,带着我的令牌马回柳巷,带你的军队神策门助防!不管是谁有什么异动,马干掉,我准你先斩后奏!”

    李容发答应,赶紧接过李秀成的令箭飞奔出门,匆匆赶回柳巷去组织军队城,李秀成则喝令不绝,又当场派人赶到仪凤门大街,让率军驻守在那里的心腹大将吉庆元立即派兵登城,防范可能存在的叛徒狗急跳墙和吴军乘机攻城。同时又派人传令吴如孝、黄崇发、袁得厚和方海宗等统兵将领,让他们率领的机动应变部队集结侯命,随时准备增援可能出现纰漏的墙段。此外又派人联系守卫龙脖子战场的大将陈得才,还有统帅南京太平军的蒙时雍和秦日纲,让他们的军队也进入全面戒备的状态。

    还是到了李秀成把所有命令都颁布完毕坐下来稍微休息时,早不怀好意的宋永琪才凑到了李秀成的面前,低声说道:“忠王,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说,现在天京城里人心惶惶,心存异志者如同过江之鲫,我们防得了一次防不住永远,这要是突然有什么差池,让妖兵杀进了城来,我们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凉拌!”李秀成没好气的说道:“妖兵要是真打进了城里,要么是和妖兵死战到底,要么是保护着天王万岁死命突围,否则还能怎么办?”

    “忠王千岁,那你的娘亲和妻儿怎么办?”宋永琪又问,声音低沉的说道:“大婶她那么大年纪,辛辛苦苦把你拉扯长大,我那外甥你的儿子学富才七岁,你也叫他们和妖兵死战到底?枪林弹雨的,我们能带着她们一起突围?”

    想起辛苦把自己拉扯长大的生母,还有年仅七岁的爱子李学富,李秀成的心头顿时一揪,但再一细想后,李秀成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事慢慢再说,今天晚最重要的是先守好城池,揪出内奸。哦,对了,永琪你不是给容发帮办军务吗?怎么还不回去给容发帮忙?快……。”

    “轰隆——!”

    也是凑巧,李秀成刚想起催促宋永琪返回李容发的营地,北面隐约传来了一声轰鸣巨响,虽说东北方向的龙脖子那边也不时还有吴军的火炮炸响,然而老于沙场的李秀成听声辨位,却马听出了声音来源,顿时脸变色道:“不好,是神策门和下关的方向!那边真出事了!”

    宋永琪不吭声,只是赶紧缩到一边等待机会继续劝说李秀成和自己一起当叛徒,而李秀成也果然把催促宋永琪离开的事抛到了脑后,马大吼道:“传令,全城戒严!叫所有的军将领到忠王府侯命!联系吉庆元、吴建瀛和李容发,叫他们多备信使,把西北情况时刻报告!”

    也是吼叫到了这里,李秀成才突然全身一震,猛的想起被杀的告密者汪兆强是吴建瀛部将的细节,心里也顿时揣揣,暗道:“不会吧,该不会吴建瀛是叛徒吧?他曾经暂时离开过我的军队,回来后我又让他继续带兵,是不是太不谨慎了?”

    谜底很快揭晓,当李书香和军众将先后来到李秀成的面前听令后,没过多少时间,柳巷那边有飞马来报,说是吴建瀛突然率领一支军队冲向了神策门,李秀成闻言顿时大怒,狂吼道:“吴建瀛!狗贼!本王这么信任你,让你重新带兵,你竟然还敢背叛我!背叛天国!”

    “那声爆炸是怎么回事?”李书香较心细,赶紧向来报信的信使问道:“还有,城外有没有妖兵接应?”

    “不知道。”来报信的信使说道:“小的是骑着快马快走出柳巷了,才听到后面突然响起爆炸,隐约看到吴建瀛的军营地那边大乱。至于城外有没有妖兵接应,我们也还没来得及确定。”

    “怪事,怎么是先发现吴建瀛杀去了神策门,后来才发生爆炸?”

    李书香嗅到了味道不对,好在这个谜底也很快解开,还没过去十分钟,柳巷那边的李容发驻军又有飞马来报,说是发现吴建瀛军内讧,吴建瀛部将方有才突然带兵杀进了吴建瀛的军营地,还确认了是方有才军杀进吴建瀛军营地后,吴建瀛的军营地里才发生了猛烈爆炸。李秀成一听当然是大喜,鼓掌道:“好,天国到底还是忠良多,邡天燕为国除奸,只要成功,本王绝不会亏待了他!”

    残酷的事实很快抽肿了李秀成的年大叔脸,随着流星探马的不断来报,李秀成等人包括同为叛徒的宋永琪在内,这才张口结舌的逐渐发现,不但吴建瀛有可能是叛徒内奸,方有才有可能是叛徒内奸,刘玉林很可能是内奸叛徒,还连隶属于南京太平军编制的神策门门将许连芳,也很可能是一个叛徒内奸二五仔,吃里爬外的带路党!

    “神策门这边是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叛徒内奸?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妖兵奸细?神策门是有鬼有妖气?会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叛徒奸细?”

    还好,再是如何的难以置信和疯狂震怒,李秀成也都还能保持一些冷静,狂吼过后,李秀成又突然回过一点神来,赶紧向最后一个来报告的信使问道:“妖兵呢?城外有没有发现妖兵接应?”

    “回禀忠王千岁,暂时还没发现。”信使如实回答道:“还有,吴建瀛、刘玉林、方有才和许连芳几支军队还在神策门内侧互相混战,谁碰谁都在打,所以我们也不敢确认他们谁是叛徒,谁是天国的忠臣。”

    “天助我也!”

    虽然很是不明白几个貌似叛徒为什么会互相之间打得你死我活,可李秀成还是因此大喜过望,欢喜吼道:“谁是叛徒谁是忠臣都不要紧,只要他们还在互相牵制行!只要妖兵还没来不及出兵接应行!快给李容发传令,叫他无论如何都要拿下神策门,守住神策门!不管是那支军队,靠近杀!”

    “再有,传令吴如孝和方海宗,马带兵去增援李容发,夺占神策门西墙段,不要给妖兵任何乘机攻城的机会!”

    …………

    再来看看吴超越这边的情况,李容发部将派出的信使并没有误报军情,事实直到吴建瀛和许连芳等叛徒内奸二五仔都已经在神策门内侧打得热火朝天了,吴超越都还没有来得及派出一兵一卒赶到神策门外接应攻城,神策门外,仅仅只有负责封堵神策门的曹炎忠部将胡怀昭麾下的三千余名吴军将士紧急进入了作战状态,还始终没有收到吴超越或者曹炎忠的出击命令,乘势夺取神策门的控制权。

    贻误战机这口大黑锅得吴超越亲自来背,原因是虽然吴建瀛、方有才和刘玉林等太平军叛徒都先后派出了信使,成功与吴军取得了联系,请求吴超越连夜派兵过来接应,可是在短短一个多小时了先后收到四个内容基本相同的请求,吴超越再是如何的奸诈过人也难免有些晕头转向,根本不敢相信神策门这边会出现这样的迹——门将突然决定在这个晚叛变,守将忽然想在这个晚叛变,守将的两个副手也同样决定在这个晚叛变!

    当然了,这么多巧合凑在一起,又没有帝视角不知道太平军在神策门的几个叛徒全都是真心投降,别说是人品历来不怎么样的吴超越了,是道德君子圣人再世遇到这样的情况,也非得起疑心不可。

    再加各种阴错阳差,神策门战场的几大太平军叛徒动手过早,留给吴超越的应变时间不足,所以吴建瀛最先有所动作时,吴超越不但还没有决定出兵接应,甚至还只是在和张德坚等人讨论分析吴建瀛等人是否诈降,分析推演神策门这边的迹会不会是李秀成布置的诱敌陷阱,浪费了不知道多少宝贵时间,贻误了不知道多少宝贵战机。

    更值得让吴建瀛等太平军叛徒吐血的是,那怕大叛徒方有才点燃了吴建瀛军的火药库,正式发出了叛变宣言,消息报告到了吴超越的面前后,吴超越的第一反应依然还是,“我草!这么快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真的还是假的?该不会是长毛玩花样,骗我当吧?”

    最后,还是到了晚九点十来分时,吴军斥候清楚看到神策门城楼升起冲天大火,又亲耳听到神策门城内枪声震天,把消息报告到了吴超越的面前后,吴超越才得出结论——吴建瀛等叛徒不是诈降!起码其有一两个或者两三个不是诈降!

    而再接着,吴超越才后悔不迭的下令军队立即备战,准备连夜出兵攻城,同时又迫不及待的大吼道:“拿本王的令牌,去给神策门外的胡怀昭传令,叫他马出兵,无论如何要乘势拿下神策门,守住神策门,保住我们的进城道路!”

    “明白告诉胡怀昭,战机难得,成功了,本王给他记破城头功!江南千千万万的无辜百姓也会永远感谢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g,'\n'));}});" rel="nofollow">添加书签书架